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布衣神相-叶梦色

布衣神相-叶梦色 那晚叶梦色皓白的小衫,半领和小袖衬着丹凤红色的滚边,「袖口里露出水绿的内衣;她挥弹着琴弦的手势与柔静的瓜子脸相村托,有人能比她清,也不能比她艳。自李布衣走了,叶梦色依旧哼那楚人的歌,清兮婉兮,颀而长兮,仿若李布衣那浑厚的声音依栖在金玉满堂的玳瑁梁上舞影翩翩,妒羡旁人的赵飞燕,然..

剑神西门吹雪小传

剑神西门吹雪小传 第一回 童年  我对七岁前的孩提岁月,已没有什麽特别印象。在我脑海里最深刻的一幕,就是我西门家灭门惨案的那一晚。  我们西门家其实是京城一家老字号饼店,由祖传至今已有百多年历史。我的父亲自从继承祖父产业後一直刻苦经营,只数年光景已成为京城第一首富。而我则是家中独子,在我之上则只..

自取其辱

自取其辱 18岁,我读了大学,离开父母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。认识了一个学长。我才刚读大学,学长已经毕业n年,比我年长十岁。可能在小女孩眼里,这种事业有成又年纪渐长的老男人有别有一番的吸引力。  学长的以前从没告诉我,可是我猜他有过不止一个女人,因为他抚摸我亲吻我的手法非常的熟练,虽然比不上大叔,..